看书阁 > 都市小说 > [综英美]正义路人 > 第41章 今天还是

第41章 今天还是

 热门推荐:
    第41章

    超人把氪石丢到一旁,在不断扭曲的大楼的挤压中,这块绿色的小东西很快就坠入无尽虚空,消失在了他们眼前。

    卡尔·艾尔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尘。

    “超人......”美国队长试图开口,可对方打断了他。

    “如果你们真的知道我的身份,”氪星之子说,“就该明白这些年我是怎样小心翼翼地隐藏在人类之中。地球是我的第二个家,玛莎是我的母亲,联盟是我的战友,我决不允许任何人危及这些我在乎的东西。”

    他慢慢地往前走,轻微地左右摆头,热视线在整个空间切割出一扇四四方方的门。

    “这不可能。”

    斯特兰奇喃喃地说,他迅速修补好了镜像空洞,但鬓角却出现了一点薄汗。

    “我们不知道你的身份,冷静下来。”史蒂夫举起手安抚地说,“你必须控制你自己,你是个勇者,是个斗士,别让卢瑟的阴谋得逞。想想你爱的人,想想世界,想想刚才发生的一切,没有人能够阻止你,超人,失控的下场就是杀戮!”

    卡尔·艾尔停在了离他们不到三米的地方。红光从他的眼中褪去了一瞬,正当所有人以为警戒即将解除时,不知想到了什么,他忽然又从胸腔里发出一声怒吼。

    托尔认命地举起妙尔尼尔,再度迎上扑面而来的超人。

    他们双拳相交,身下的大楼就像被陨石击中,大片大片的钢筋水泥如糖纸般塌陷。

    “有人带着镇静剂吗。”匆忙离开爆炸区域的班纳博士问道。

    托尼从装甲里拿出了一支。

    天空中的战局对雷神而言非常不利,和失去控制不管不顾的超人相比,他必须小心不在地球上使用超出凡俗太多的力量,但在战斗正酣时要做到这点谈何容易。刚才托尔还和他们一样在地面奔跑,现在却和超人一起穿行在各个角度倾斜的楼宇之间,每一击都在空气中造就裂痕。

    “你的镜像空间能承受什么样的打击?”观战不久,史蒂夫终于开口询问,斯特兰奇摇了摇头。

    “现在的战斗已经濒临极限,如果再加上绿巨人这个空间绝对会崩溃。镜像空间通常难以被从内部打破,只能逃离,但如果有极强大的力量撕开了空间,那么在它垮塌的一瞬间,这股力量会完全作用于现实之中。更糟的是,如果镜像空间被从内部打碎,法师会有一段时间无法再凝聚起另一个镜像。”

    “遗憾。”托尼说,“雷神加上绿大个,肯定能叫他好看。”

    博士镇定地把针剂注入了手臂。

    史蒂夫皱眉,似乎对联盟面对这样的情况很不满意。

    “他们来了。”忽然,斯特兰奇如有所感地说,“他们来了,但我不能冒险开放镜像空间。超人现在完全被激怒了,一旦放他出去后果不堪设想。”

    “你能倒转他身上的时间,回到没被控制之前吗?”史蒂夫问。

    “我不能,超人和闪电侠都在某种意义上具有超脱时间的能力,时间之力不能被重叠使用。”至尊法师摇头,“即使我能倒转一条奔涌的河流,也不能决定鱼的方向。”

    美国队长揉了揉眉心。

    “如果我们今天能挺过这糟,”鹰眼开口说道,“我建议全体集资给超人弄个最高档的心灵防护设备戴着。如果能团购就最好了,可以给博士和托尔也挂一个。”

    “要真有那种好用的东西根本用不上你们集资。”托尼翻了个白眼,“不过你启发了我,出去我就要问问弗瑞有没有这方面的资源。”

    “他会说无可奉告。”娜塔莎说,“但我知道有这样的东西,照目前的情形看,即使再瞒也瞒不了多久。”

    “哈,我就知道。”托尼说,“如果有天有人晃晃那颗光头,一定能从耳朵里掉出几百个绝密档案来。”

    “几百个?”娜塔莎哼道,“你小瞧他了。”

    雷光在一栋楼房的每个窗口闪烁,红色的光柱四下切割,没多久这栋高耸入云的建筑就碎成了几块。

    “我知道你们都不赞同我出席了他的宴会,”托尼看着倒塌的大楼说,“但有时候我能明白卢瑟在想什么。”

    “只是别弄错了目标。”娜塔莎说。

    斯特兰奇聚精会神地维持着镜像的平稳。

    “他们都来了吗?”史蒂夫转向他问。

    “就我的感知,是的,”至尊法师刚回答一句话,镜像空间就振动了一下,“整个正义联盟现在都在复仇者大厦上。”

    “放开空间吧。”史蒂夫冷静地说。

    “麻烦再说一次?”斯特兰奇说。

    “放开空间,超人现在精神错乱,咬死了他的家人在我们手里。他只想和我们战斗,不会往别处去,在这里我们谁也奈何不了谁,不如看看他的盟友有什么解决方法。”美国队长握紧了盾牌。

    “好吧。”斯特兰奇说,“不过在把我们所有人暴露在媒体的镜头下之前我得先干点什么。”

    他打开传送门把躺了半天的已经开始自行黏合的死侍传送到了纽约至圣所。

    三秒钟。

    “斯特兰奇!”

    咆哮声从门那头二楼传来。

    至尊法师飞快地把传送门合上,咕哝道。

    “我希望王这几天没有清扫至圣所。”

    两个外星人在朝四面八方扭转的建筑中战斗,红色的披风交织飞舞,每一记拳脚相交都发出巨大的爆鸣。超人以其被控制后的肆无忌惮更胜一筹,托尔在最后一次被扯着披风丢出去时连续砸穿了数十幢大楼,从竖着的区域被丢到了横着的区域。

    他捡起掉落一旁的妙尔尼尔,但在来得及做出任何举动之前,超人的手掌已经按在了虚空之中。

    斯特兰奇画出符文的手停顿了一下。

    镜像空间发出可怖的碎裂声,几乎一瞬间,他们又回到了外面的世界。

    正义联盟的成员正站在复仇者大厦的顶端。

    “他打碎了镜像。”至尊法师平淡地放下手臂,“糟糕透顶。”

    “还好你们没事,”哈尔摸摸胸口,“蓝大个中了卢瑟的招,有人受伤吗?”

    “有一个刚刚被劈成了两半。”托尼说。

    “什么?”巴里喊道。

    “不过那家伙根本不会死,”大喘气的钢铁侠继续说道,“虽然他不是我们复联的人,但这回也算是工伤,你们只要赔给他一笔钱就没事了。”

    闪电侠露出一个介于松了口气和惴惴不安之间的表情。

    “别担心,漂亮男孩,布鲁西宝贝会解决这个。”托尼说,“而你们,你们得解决现在天上飞着的这个。”

    超人和雷神打出了火气,整个天空中都是红色和蓝色的光芒。

    “荣恩?”蝙蝠侠开口。

    “我可以试试。”火星人明白了他的意思,“不过鉴于我现在的状态,以及这种冲击武器只比我全盛时期要弱一些,我需要超人变得不那么强大。”

    “也就是说我们得先把他打个半死才能解除控制,很好,又回到了原点,”钢铁侠说,“耶稣他妈的基督,我们要怎么把超人打得半死?”

    蝙蝠侠的视线浮动了一下。

    “别。”火星人的声音在每一个联盟成员脑海中响起,“我能察觉到你在犹豫,蝙蝠侠,你所想的念头是正确的:在公众面前表现出氪石对超人的重大影响绝非好事。”

    巴里似乎要说话,但火星人打断了他。

    “我构建了一个短暂的心灵交流枢纽,使你们可以通过思想进行交流。”

    “谢谢,荣恩。”芙蕾雅说。

    “你随身携带这个?”与此同时,哈尔不敢置信地发问。

    布鲁斯没有回答。

    “现在不是计较这个的时候,哈尔。”芙蕾雅说,“荣恩说得对。斯特兰奇告诉我们他的镜像空间刚刚被击碎,这就意味着短期内他不能再打开一次。大楼下面围着那么多不死心的记者,连天上都不知道有多少双眼睛盯着这里,如果我们暴露出超人对氪石的恐惧,想想以后会是什么情形吧。”

    “卢瑟知道,伏地魔知道,任何看过卢瑟资料的人都知道,还有谁不知道这事吗?”哈尔说。

    “还有更多的人不知道。”布鲁斯终于开口,“我们最不需要的就是当超人在街上行走,哪怕一个厌恶他的沿街小混混都知道要用什么制服他,以及从哪里搞到这样的东西。”

    芙蕾雅叹了口气。她旋即致以抱歉的目光,开口询问一同赶来的两名巫师。

    “哈利。德拉科。”她说,“魔法能否做到解除控制?”

    一瞬间所有人的眼光都集中在了他们身上。

    “别傻了,两个法师?”钢铁侠说,“斯特兰奇都做不到这点。”

    “他们是巫师。”至尊法师说。

    所幸钢铁侠的面具没打开,因为他现在满脸写着“这有区别吗”。

    “心灵控制并不全和夺魂咒原理相同。”哈利没有在乎他们的质问,“我不能冒险。这种心灵冲击能力原本就是源于火星人,由他来操作最为妥当。”

    德拉科赞同了他的观点。

    “你们到底怎么说!”雷神的咆哮声从天上传来。

    超人按着对方的头颅,热视线几乎点着了他的长发。

    “不能这样下去,克拉克醒了之后会难过的。”芙蕾雅说,“我们得转移战场。”

    “我不觉得你现在还能和氪星人战斗。”蝙蝠侠开口说。

    龙女下意识地把面具下拉了一点。

    “你的嘴巴怎么了?”史蒂夫忽然问。

    虽然半脸面具遮挡了眼睛部位,但任何人都还是能看见在她露出的半边脸颊上有一个带着血丝的青紫淤痕。

    “撞了一下。”芙蕾雅简短地说,“不要紧。”

    “你说得对,我们必须转移战场。”神奇女侠插嘴道,并打断了布鲁斯的继续反对,“我们不能在这里战斗,纽约会毁于一旦,这会成为第二个大都会事件,两个联盟都将受到公众的质疑。”

    她和芙蕾雅交换了一个视线,后者点了点头,张开羽翼就朝超人和雷神的战场扑了过去。

    史蒂夫发现她右侧翅膀在扇动时也有些奇怪。

    “你认识她?”托尼问。

    “不。”史蒂夫下意识地反驳。

    “美国队长不撒谎。”托尼哼道,“贾维斯,调出当时龙女救了好队长一命的新闻给他看看。”

    史蒂夫发出了类似牙疼般的声音。

    飞上天空的芙蕾雅翅膀在扇动时有些疼痛,但自愈能力使她能够负荷长时间的战斗。龙女以极快的速度冲进两个外星人之间,自下而上抱住超人的腰,振动双翼把他朝外太空带去。

    神奇女侠,绿灯侠和雷神化作三道光影跟在他们身后。

    钢铁侠降落在复仇者大厦的塔顶,和已经看了很久热闹的地面人员站在一起。

    “傲慢,不是吗?”他说。

    “总有一天你也能自由地在太空飞行。”黑寡妇安慰地拍了拍他的肩膀。

    ......

    在半空中芙蕾雅没有受到预想的攻击。

    “你是谁?”但克拉克问道。

    “他现在是认不出我们吗?”哈尔在他们身后喊,“怎么刚刚认复仇者就毫无障碍?”

    “荣恩的心灵冲击经过有心人的改造恐怕已经脱离了原有的范畴。”戴安娜的声音在风中有些难以辨别,“这更像是在冲击之后利用心灵的动摇插入了一段幻术,或者虚假的记忆。”

    “也就是说我们得四打一把超人打趴下,然后让荣恩解除他的状态,是吧?”绿灯侠转向了雷神,“初次见面,合作愉快,伙计。”

    众人突入太空,龙女用力振动双翼一路向上,尽可能地远离地球。

    他们在极远的深空中驻足,超人的视线紧锁雷神。

    “无论你叫来多少帮手,你们的阴谋都不会得逞。”

    “信不信由你,”托尔说,“这是你的帮手。”

    “我真希望能把这些都录下来。”哈尔说,“等超人回到我们身边,他会羞愤欲死的。”

    这句话激怒了卡尔·艾尔。

    他朝不知死活的绿灯侠飞去。

    即使以四敌一,战斗对超人的对手而言都不是容易的事。在众人几次交手后,无论是谁都明白了这点。

    雷神和超人战斗的余波把方圆数十里的一切都震碎为星尘。

    神奇女侠每一次释放出的能量波都只能让卡尔·艾尔停滞不前。

    在一次激烈的碰撞中,超人的拳头击中了戴安娜的下颚,一阵让人毛骨悚然的断裂声,女战神像被巨力抽中一般暴退,足足飞出数千米才稳住身形。她皱了皱眉头,下颚渗出了一点血迹,脸上却挂着笑意。

    “不错。”亚马逊人抽出了剑。

    罔顾自己的伤势,她脚下一蹬就加速朝超人冲来。

    氪星之子在雅典娜之剑的锋芒中再添伤痕。

    “这样不行。”哈尔说。

    超人击碎他的绿灯壁障就像击碎斯特兰奇的镜像,雷神时不时抛出妙尔尼尔替他挡住猛烈的攻势。

    “我没时间在这里耗费。”卡尔·艾尔在半空冷冷地说,他调转方向,朝正向他抛出匕首的龙女飞来。

    芙蕾雅侧身躲过这一击,顺势抓住了他的披风。超人在空中转了数圈才被重重甩出,整个人失去控制地朝远处飞去。

    龙女的翅膀在身后扇动,宇宙中的星光尘埃皆在龙翼的飓风中散落,她逐月流星般将自己弹射出去,长长的利爪在超人身上刮出一串火星。

    超人毫不在意。他的视线转向龙女的背后。

    一个微笑。

    然后是疼痛。

    芙蕾雅几乎倒抽一口冷气,她可能是踢碎了克拉克的膝盖,但这无法阻止即将发生的事卡尔·艾尔按住她的脊背,折断了她的右翼。

    “见鬼!”

    哈尔在不远处说。

    超人还想再动作,但芙蕾雅吸着冷气反手抓住他的头颅,把他甩到了跟前。戴安娜的长剑脱手而出,带着千钧之力将氪星之子击退。

    托尔转动妙尔尼尔,一头把他撞到了过路的小行星上。

    随之降落的女战神手中紧握真言套索,把一时片刻摔得有些发蒙的氪星人捆了个结结实实。

    绿灯侠右手握拳,从灯戒里射出一道绿色的光。就像有只无形的手在编织光束,一张紧密的网在几秒钟内出现,幻化出十层,百层,然后缠绕上了超人的身躯。

    一定是在遭受巨力挣扎,戴安娜神色凝重,她的腿在行星的大地中深陷,裂纹以女战神为核心,向地平线延展。

    真言套索被拉成了一条直线,光网每隔几秒就发出绷断的声响。

    芙蕾雅忍着翅膀的疼痛竖起匕首,金色的光晕从她掌心与匕首交握的地方发出,那些细碎的光点如有实质,寸寸收拢覆盖于刀锋之上,使这把原本只有小臂长短的武器不断变宽,变长,最后形成了一把足有十几米长的金色巨剑。

    她喘着粗气把剑举起,已经很难维持化形,鳞片爬满双臂,眼帘下是赤金竖瞳。

    一声战吼,使空气都在扭曲的大剑自上而下劈落,似瀑涌奔流,又似天幕倒悬,一击,尘土飞溅,大地崩裂,被层层束缚着的超人深陷地下数十米,在簌簌掉落的碎石中狂乱地射出红光。

    “还在等什么呢,大块头!”绿灯侠咬牙喊道。

    光网上出现了细密的裂痕,他低咒起来。

    芙蕾雅竭力站直身体,看向那位在地球上总是压制力量的神祇

    托尔面露不忍,但他仍然坚定地举起了妙尔尼尔。

    无边无际的雷电在他身边汇聚这是不可思议的一幕。

    孤寂黑暗的宇宙中,蓝色的弧光在他身边炸开,这些无规则扭曲的线条就像蛛网一般交织纠缠,光明与阴影的辉映中他的脸庞恍若古神。阿斯加德继承者双手握紧他的至强武器,平日如臂使指的妙尔尼尔此刻仿佛有千钧之重。

    他深吸一口气,脸上咬肌震颤,手臂青筋暴起,那可以吞噬星球的雷火从八方汇聚,通过他的掌心,通过世界树的锤柄,通过恒星造就的锤头,凝聚成冷锐的白色。

    然后是炸响。

    人类无法捕捉的声音在这些半神耳中就像山川崩断,大地倾覆。

    刺目的光辉让龙都不得不以手掩目,暂避锋芒,绿灯侠撒手退开数千米之远保护自己的身躯不在神的巅峰一击中震裂。

    雷蛇张开血盆大口,咆哮着扑向试图从地底冲天而起的氪星遗孤。

    超人不甘地挣扎,嘶吼神奇女侠踉跄一步直到顷刻间跨越数丈的银光最终吞噬了热视线的主人。

    庞大的寂静。

    他们降落于地,看着在焦土中倒下的超人。

    远远地,从行星中心传来了一个响动。

    沿着大地破碎的边沿,数十万米的深渊绽开,张裂。

    一阵爆响,又一声。

    整颗小行星在哀鸣中土崩瓦解。

    ......

    火星猎人蓝色的披风在宇宙中浮动,他飘浮在地球的大气层外,注视着战友的回归。

    超人躺在哈尔凝聚出的担架上,他的皮肤裂痕遍布。

    荣恩凑上前去。

    克拉克挣扎了一下,然后他的表情冻结了。

    先是不解,愤怒,旋即是全然的恐慌和悔恨。

    “我......我杀了他。”

    “嘘,”戴安娜倾身,“不是你的错。”

    “我击碎了你的下颚,”克拉克小声说,“我折断了芙蕾雅的翅膀。”

    他完全忘记了自己应该保守队友的秘密,也完全忘记了自己伤痕累累,没有一处完好的皮肤。

    芙蕾雅从未见过他流泪。

    也从未尝过憎恨是什么滋味。

    她摸了摸克拉克的脸颊,世上最美的蓝宝石像碎裂的湖。

    “嘘,我们快到家了。”她说。

    他们于晨光中降落在复仇者大厦。

    克拉克把手腕反过来紧紧按着双眼。

    龙女落在地上,像一阵风般刮过复仇者的身边,直直地走到布鲁斯跟前。

    蝙蝠侠震惊地看着她折断的羽翼。

    “总有一天,”芙蕾雅说,“总有一天,我要把卢瑟撕成碎片。”

    作者有话要说:    打斗戏卡到晕厥的我,以及我有时候也很想把莱秃撕成碎片_(:3」∠)_

    上一章节大家都在问芙妹伤得怎么样,要求加戏但被忽略的贱贱:我的心好痛_(:3」∠)_

    从这种打群架的时候我发现了一件事:能飞进宇宙的都飞进宇宙了,只能在地球飞的心里还平衡点,最心累的是从来飞不起来的hhhhhhhhh

    谢谢红叶乱舞小天使的地雷,谢谢沈姝白小天使的两个地雷,么么哒!h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