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阁 > 都市小说 > [综英美]正义路人 > 第43章 大概永远是

第43章 大概永远是

 热门推荐:
    史蒂夫口中的老友詹姆斯·巴恩斯在大约一个多小时后赶到。

    当时整个复仇者大厦已经在两个巫师和一个法师的联手清理下基本恢复了冲突发生前的原貌。“恢复如初”这个咒语让托尼大开眼界,不管是给目前常住在这里的绿先生准备了房间,还是搞小发明小创造,他都少不了要日常在复仇者大厦的多灾多难史上添几笔。富豪斯塔克的眼睛亮亮的,就差拉着两个巫师问魔法界好不好找工作,有没有那种失业巫师需要包吃包住五险一金不差钱的职业了。

    因为赶着回去主持北美追击食死徒的大局,哈利带着德拉科完成了外援工作后就移形换影回了在同一座城市的美国魔法国会。斯特兰奇倒是悠闲,不过鉴于他刚刚往被自己脾气不那么好的同伴打理的干干净净的纽约至圣所丢了个血糊糊的物体,他还是决定先赶回去看能不能平息同伴的怒火,再试试用时间之力帮点忙。

    巴里等人纷纷赶回自己的城市,以免纽约的动静太大,惊动城里的罪犯也肆无忌惮地搞事。哈尔带着荣恩一起回实验基地找他降临地球时用的飞船的残骸,并进行初步的外星人移民登记,具体的情况要等两人回了欧阿星再详细做备案。荣恩的离去也让很多人放松了警惕无论是什么身份,无论站什么立场,心灵能力者总是让人不由自主地感到紧张。

    最后真正留下来预备和复仇者谈相关合作事宜的只剩下见多识广的戴安娜,联盟军师布鲁斯,精神状态不佳的克拉克以及美队的旧识的芙蕾雅。贾维斯似乎是已经查到了她的身份,因为托尼的目光怎么看怎么带着点微妙之色,芙蕾雅隔着面具都感觉到了那股视线。

    十个人在斯塔克已经被修好的客厅里坐下,全程由布鲁斯和托尼在唇枪舌战地谈信息共享与联盟分工,本该把持方向的两联盟领袖老老实实坐着,挨得很近,史蒂夫似乎还在和克拉克说着什么悄悄话。其他人有干脆看起电视的,有水手机的,最多只在关键点上插一两句话。

    这场景几乎有点像漫展,一群人穿着制服围坐在大理石茶几边。

    而詹姆斯·巴恩斯和山姆·威尔逊一起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副场景。

    他一接到史蒂夫往家里打的电话就出发赶来,结果刚骑上摩托车就碰到了在外边晨跑的猎鹰。听说队长有事,山姆立刻义不容辞地开车把和他不对付的损友巴基送了过来。他俩从电梯走出来时都头戴鸭舌帽,大冷天穿着t恤,手里还提着纸袋,乍一看让人以为不是出门逛超市的黑社会就是送外卖的。

    巴恩斯把手里的纸袋放在茶几上,冬日战士下巴刮得很干净,头发有点长了,但打理得很精神。山姆挑了个沙发上的空地坐下,得亏斯塔克建房子时买的都是最大最豪华的家具,要不然这个客厅真的坐不下十二个人。

    “邻居早上送过来的,”巴恩斯打开纸袋,从里面取出了稍稍有些被压坏但还在冒着热气和香味的樱桃派,“觉得你们应该还没吃饭,就都带过来了。”

    “谢谢,巴基。”史蒂夫亲热地说。

    “哈,贴心的高龄老人,不愧是我的最爱。”托尼原本双手张开翘着二郎腿坐在客厅正中的沙发上,这会儿第一个凑到桌边拿起樱桃派,根本不顾贾维斯“糖分超标”的提醒。

    整个房间里至少有六个人用不善的眼神看向了他。

    “什么?”托尼咬了一口派。

    “在场任何年纪比你大的看起来都比你年轻,托尼。”黑寡妇说。

    “你伤了我的心,”钢铁侠夸张地捂住自己的胸口,一点点酥皮的碎屑掉在了地摊上,“我只有队长的一半大。”

    戴安娜的表情是一种明白了每个联盟都有小男孩之后的大彻大悟。

    可以说是不打不相识,他们很快介绍完了彼此,私下里掌控的关于对方的信息可能都比这要多。

    “自我介绍完毕,这一天就尽干这事了,”托尼说,“不过到现在为止这里还坐着两个戴面具的人,这可有点不太公平。”

    他接过小笨手递过来的纸巾,眼睛则瞥向龙女的面具。

    鉴于无业游民芙蕾雅现在已经是个全职英雄,并且本来于人类形态相关的克拉克的身份大概已经被在场的每一个人都知道了,她大大方方地摘下了金面具,把真容露给了未来大危险前可能的战友。

    “啊,谢菲尔德小姐。”托尼假装自己才刚刚明白,“我不得不说当时在卢瑟的聚会上,你那出戏也骗到了我,真是精湛的表演艺术。”

    现场有个更能演的影帝坐在芙蕾雅边上,但芙蕾雅不能说。

    芙蕾雅委屈。

    “形势所迫。”她简短地解释道。

    托尼略微点头,探究的视线看向了蝙蝠侠。

    布鲁斯没有给他回应。

    “我们有共同的朋友,”铁罐露出一切尽在掌握的样子,“他说他和你关系匪浅,联系密切。”

    “我和布鲁斯·韦恩确实有旧。”蝙蝠侠说。

    “你不介意让我们看看能让韦恩老爷签下空间站账单的脸是什么样的吧?”托尼问道。

    这回连一直神游的克拉克都忍不住转过脸来。

    蝙蝠侠的面具很好地遮住了布鲁斯快飞到天花板上去的眉毛,他开始思索自己该如何回答,就是在这时,芙蕾雅急中生智地插了嘴。

    “蝙蝠侠脸上有疤,他不喜欢别人看他的脸。”她说,然后发挥自己根本不存在的想象力编了一个闻者伤心见者落泪的励志故事。

    至少骗到了史蒂夫。

    “布鲁西以前从没流露出对有疤的人的偏好。”托尼狐疑地说。

    “可能是觉得这样比较有男人味。”戴安娜饶有兴致地补了一句。

    山姆发出像小狗狗被踢中时的声音。

    “太多信息了。”巴恩斯翻了个白眼。

    “附议。”托尼终于转移了话题,“好孩子不该谈论这些。让我们继续说合作的事吧。”

    不知道算不算逃过一劫的布鲁斯用他的蝙蝠射线猛瞪挖了坑还不自知的芙蕾雅,但后者根本没注意,而是和其他两个站起身来的女性成员一起准备走到阳台上去喝茶。史蒂夫则把信息交换的事全权托付给托尼,自己开始践行对芙蕾雅的承诺。托尔被打发去神域查看有没有异常之处。

    于是等他们都走完后,场子中间只剩下面面相觑的托尼和布鲁斯。

    还沉浸在小伙伴竟然是个受的托尼,和打定主意不提面具这茬子事以及完全不想承认这个脑回路跑偏的人是自己小伙伴的布鲁斯。

    且不管他们在客厅里怎么强行议事,太阳出来不久,阳台上的空气非常清新。

    长到不可思议的阳台两端摆了两个圆桌,一边坐着三位女性成员,另一边坐着神色严肃的六个人。

    “所以我们现在是要弄个伤后疗程?”巴顿摆弄着桌子上的火柴盒,“洗脑天团?史蒂夫是怎么和你说的,鹿仔?‘我们这里有个刚刚被控制了的患者,需要你赶紧过来做心理辅导’?”

    巴基从鹰眼的嘴巴里拔出最后一块樱桃派摁进了垃圾桶,他的铁臂发出了金属咬合的恐怖声响。

    “我的派!”巴顿拍案而起。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用刚刚那种声音叫我的名字是什么意思,肥鸟。”巴基阴森森地龇牙一笑。

    克拉克在拉架和不拉架之间挣扎。

    “华盛顿事件后半年他才完全恢复记忆,之后慢慢融入我们之中。”

    在另一张桌子上娜塔莎刚刚压低声音讲到巴恩斯的来历,拥有超级听力的两个半神都脸色古怪。

    “他看上去......很有活力。”芙蕾雅盯着另一张长桌。

    “信不信由你,任何人跟巴顿和山姆待久了都这样。”娜塔莎撩了撩头发。

    “我倒希望克拉克能尽快高兴起来,”芙蕾雅说,“与其说是他在为自己被控制时所作的事感到悔恨,倒不如说是这件事激发了他对力量失控的恐惧。”

    “这就是为什么博士在场,并且能帮上忙。”娜塔莎的小银匙指了指温文尔雅的班纳博士,“他对情绪的控制已经登峰造极,且早年对另一个自我失去控制的痛苦深有感触。但超人需要的只是控制,不是恐惧自己的力量,如果我们未来要面对强敌,他就是这颗星球的最强战力之一,要是在这个时候钻牛角尖就完全中了卢瑟的计了。”

    “他会走出来的。”戴安娜肯定地说。

    “所以说作为一个力量强大的氪星人,你会用什么来激发自己的爱心呢?”那边山姆正启发性地问。

    他握着超人的手,就像平常开导退役老兵一样满怀无限耐心地开导这个年轻人。

    超人非常感动,他仔细回想自己平时的做法。

    山姆鼓励地看着他。

    “想一想,你是这个星球上最强大的人,但过去的数年里你一定也有过艰难的时候。”

    几秒种后,克拉克试探地开口。

    “祷告?”

    “你信上帝?”山姆问。

    “我经常去做礼拜。”克拉克手足无措地说,“在我决定站出来之前神父给了我很大的鼓励。”

    他们的声音划破清晨的寂静。

    “多可爱啊。”娜塔莎说。

    显然另外两位女士也是这样认为。

    只有刚刚成立的洗脑天团露出了如出一辙的表情“你他妈在逗我”。

    作者有话要说:    我不敢相信自己在写布鲁斯快飞到天花板上的眉毛时打出来的是飞到天花板上的美貌2333333

    昨天大家都在说皇马巴萨23333其实是锤哥被女侠家出手大方惊到了hhhhhh

    今天的日常写得短了些,不许嘲我短小!_(:3」∠)_

    谢谢岚林和良药苦口小天使的地雷么么哒!h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