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阁 > 都市小说 > [综英美]正义路人 > 第62章 今天还是

第62章 今天还是

 热门推荐:
    第62章

    就在这一天,芙蕾雅想起了小时候被第一学院史诗朗读课统治的恐惧。

    鉴于联盟中有心灵能力者在,她不需要把所有的资料都背下来,而是要把每一个字都看得清清楚楚。石板就这么大,但这些由不知什么力量构建的灵物会在每一页的文字和图案被阅读后自行更换,芙蕾雅抱着石板阅读,一页一页,好像永远没有穷尽。

    她吞了吞口水,看向边上的五块石板和老神在在地蹲在她对面看其他石板的大长老,不由得露出一个苦笑。

    从蓝太阳初升时他们抵达这里,到中午时分,芙蕾雅才堪堪翻完六块石碑,这一切还是拜图书馆对无限宝石的资料并不太多所赐。尤他拉一直很有耐心地陪伴在侧,他还颇有闲情逸致地在前爪间用石块垒起一个小塔,龙息吐过就将石塔变成了晶光四射的钻石。

    作为无业游民的龙女年级不够大,龙息还不具备这样的威力,甚至本命金焰储量都还不够多,自然只能一脸悲愤地看着这事发生。似乎是玩腻了,大长老顶着她炯炯有神的视线心不在焉地一巴掌把整个钻石塔拍成了碎末。

    龙生多艰。

    “您不打算出去看看吗?”在放下石碑准备离开时,芙蕾雅犹豫再三还是开了口。

    “我轻易不会离开这里。”知道她真正的意思,尤他拉只是摇头。

    风时不时把远处的龙吟带到他们身边。

    金龙颔首表示自己明白了。

    她的爪子在土地里划拉着,又没头没脑地问道。

    “能看到未来让您觉得了乏味了吗?”

    “也许吧。”尤他拉不置可否,他站起身来,将石碑收拢,“也许是近乎永恒的生命让我觉得乏味了。”

    ......

    “我不能指望是那个氪星人,对吧?”下午菲欧娜在给她整理龙翼上的羽毛时轻声说。

    芙蕾雅沉默了一会儿。

    “你确定吗?”年长的巨龙认真地问。

    “对不起,妈妈。”芙蕾雅最后还是说。

    “你对不起的不是我。”菲欧娜拍了拍她的头,“如果确定了,就让哈尔想办法带回来让我们看看吧。人类的寿命太短,你好自为之,如果不行还有那么多好男孩在这里等着你呢,宇宙里那么多种族,出门看看也好。只要你别和太奇形怪状的家伙谈恋爱就行,想当年你妈年轻的时候”

    “妈!你又说什么呢!”芙蕾雅打断了她,“小心老爹一会儿跟你翻旧账。”

    “他跟我翻旧账?”菲欧娜不屑,“他年轻的时候一天要去附近的池子里洗三回澡,用伽禾叶子抛光鳞片比母龙还勤快,骨刺打磨成自以为很潮的形状,看见条漂亮的就上去搭讪,约会的套路就那几招,还以为全世界只有他一条龙能喷出形状好看的火,结果有一次炫耀太过被我一个朋友烧得满脸漆黑。至于逆鳞更不用说了,早八百年不知道给了谁,在外面说不定有几窝他的崽,我可从没跟他翻过旧账。”

    “这话说出来你信吗?”芙蕾雅嘴角抽了抽,“我记得我小时候老爹出门半个星时全龙巢都听到你的吼声,有一次我还上着学纳撒尼尔跑过来跟我说你让我请假,还以为出了什么大事,原来是要差遣我去找老爹。坎昆叔叔不还老讥讽他是应声虫,大龙的脸都让他丢尽了。您老可是战绩彪炳。”

    “说起坎昆,”菲欧娜从乐呵呵的状态里回过神来,“尤他拉和你说了吧,等你有空的时候去找找小胖子,把长老院研究出来的东西放到那星球的能量裂缝里好让他脱身。我眼看着对面那条老红龙都要秃了,鳞片大把大把的掉,本来那颜色就丑,下次你回来指不定就跟东面的娑皮龙长得一样了。”

    芙蕾雅不好意思地冲探头出来的坎昆叔叔咧了咧嘴。

    大概是她亲娘凶名在外,被嘲的红龙只是形式化地龇了龇牙就缩回头去。

    “小心。”打点完一切,菲欧娜最后提醒道,“萨诺斯强大,你的战友之中却有不够强大的人,千万记得保护自己。”

    “谢谢你。”晨星弓起脖子亲吻她的脸颊。

    “走吧,路上当心。”年长的巨龙温柔地说。

    “希望下次我回来的时候纳撒尼尔会飞了。”芙蕾雅想到什么,补充道。

    “快滚滚滚!”被戳到痛处的龙妈一巴掌把她呼到了洞外。

    出发回程的时候芙蕾雅心绪宁静,不但见到了分别五年多的家人,弄明白了预言究竟是怎么回事,还有了对付灭霸的初步成算,即使寂静的宇宙旅途都没打消她的好心情。

    在金龙离开的日子里瞭望塔的人数更多了,不仅有阿萨神族幸存的战士,从圣芒戈调过来的医师,新一批受训完成的见习法师,还有大量变种人,超能力者中的独行客,以及部分特工。他们被给出了最低的权限,可以在瞭望塔和地球表面之间传送,但除了几个训练室之外不被允许进入其他的场合。事实上他们也没时间进入其他场合,各个势力的大佬早在打尼德霍格之前的训练阶段就找出了磨合训练及强化训练的套路,把一群人训得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即使体力最好、能力最强的几个每天训练课结束都是一脸菜色。

    年轻的特工早上竖着进来晚上横着出去,被弗瑞全权委派管制他们的菲尔·寇森就会坐在小茶几边笑眯眯地看着他们不说话。

    在压力之下孩子们自然进步迅速,但也有坏处。变种人的能力特殊,只要一两个晚上睡不好觉或者睡得太好做起梦来,就能给所有住在空间站的超英造成不小的麻烦。有天晚上琴做噩梦让大伙都梦见了地球毁灭吓得半死,有天晚上旺达在梦话里说“都不要训练”搞的第二天所有人不是落枕,闪腰,崴脚就是嗜睡,生病,有临时任务,总之没一个人按时到训练室。

    最惨的一天是波比不知道搞什么鬼,大半夜的能力暴走把整个瞭望塔冻成了巨型的冰坨,幸亏克拉克正好在外面和荣恩谈人生,两人及时把快掉进大气层的空间站又扛了回来。第二天波比和约翰被罚徒手清扫大会议室,平时喜欢随手甩清洁咒的巫师们乐呵呵地站在一旁看他俩边吵架边干活,连半点帮忙作弊的趋势都没有。

    “我和几百个炮仗住在一起,”事后托尼这样宣布,“虽然说干一行爱一行,但就没有个‘超级英雄意外伤害保险’之类的东西吗?”

    “你需要那个?”蝙蝠侠在他边上说,“你不是给自己的睫毛和胡子都上了保险吗?”

    “布鲁西连这个都告诉你了?!”托尼勃然大怒,“这个**熏心见色忘义重色轻友始乱终弃胳膊肘往外拐的家伙!你等着,我要去给他打电话!”

    几分钟后布鲁斯躲在房间里用另一台改造手机接起了小伙伴的电话。

    “布鲁西你不是人!”托尼一股脑地说,“我们从小长大的情谊,你竟然什么都往外抖。”

    “我说什么了?”演技帝故作惊讶。

    “你是不是告诉你的老相好我给好多地方上保险了?”托尼虎着脸,“你最近是不是太空了?要不要我给你找点事做?”

    “不会啊。”布鲁斯说,“忙着呢,过一阵子我准备结婚。”

    “我就说等等,你说你要干嘛?”托尼瞠目结舌。

    “我说我准备结婚。”布鲁斯淡然地回答,“我知道你认识杜河雷,给我他的电话号码,我要订婚戒。”

    一秒,两秒,三秒。

    钢铁侠哈哈大笑,摆出了嘲讽脸。

    “布鲁斯·韦恩,你也有今天?当年我就和你说过玩玩可以,但别招惹有大后台或者死脑筋的。说吧,是人家家里凶你一脸,还是正主不撞南墙不死心挂在你一棵树上啊?都一把年纪的人了,不会是被逼婚的吧?和我说说,那姑娘好看吗?”

    布鲁斯盯着手机,颇有点嫌弃电话那头的意思。看他半天不回答,托尼有点慌了起来。

    “别是个男的吧?”他小心翼翼地试探,“别是个超级英雄?别是个我认识的?”

    布鲁斯还不说话。

    “你没玩弄超人的感情吧?”托尼又问,“求你了,告诉我你没有,我真的不想看你这样作死。”

    “不是超人。”布鲁斯扶额。

    “不是超人?那就是蝙蝠侠咯?你不是和蝙蝠侠分手了吗?”托尼大惊失色,他一手捂在手机上往休息室四周看了看,这才压低声音鬼鬼祟祟地说,“他最近在追龙女,你知道吧?我看他俩总是出双入对的,晚上都回的一个房,当初分手时不说好话,现在后悔你也晚啦。布鲁西,听我一句劝,强扭的瓜不甜,强掰的汉子总要直回去。你可千万别脑子一热就打戒指,到时候求婚被拒很丢脸。”

    布鲁斯从小到大平均每天都有24小时想掐死这个发小。

    “是位女士。”他忍了又忍。

    “是谁?”托尼警惕地问,“那个超模?咖啡店女招待?哥谭航空空姐?你最近没出什么绯闻啊,是暗地里交往的?不会是阿尔弗雷德催你去单身派对了吧?难道是达米安给你介绍的?”

    “越说越离谱。”布鲁斯满脸黑线,“别做梦了,那臭小子要是看到好姑娘会自己不追想到我?”

    “倒也是。”托尼客观地说,“我记得上回聚会有个特漂亮的女明星走过来,结果人家看都没看你直接往达米安边上凑,那小子在人前有点我年轻时候的风范,再漂亮的妞过来都端得住,有风度,嘴巴还挺甜。”

    “你在跟我开玩笑?”布鲁斯说,“嘴巴甜?别人的嘴巴抹蜜,你嘴巴上抹的都是辣椒水。”

    托尼沉默了几秒钟。

    “你在想什么?”布鲁斯警告地压低声音。

    “我在想......这不是个一语双关,对吧?”

    布鲁斯做了个骂人的口型,直接挂断了电话。

    他的额头突突跳,随手就把手机放到了床头的柜子上。柜面一角还放着块如宝石质地的东西,金光仿佛在上面游动,而未游走到的地方呈现一种岁月沉淀出来的暗金色泽。哥谭骑士的视线扫到隐隐有奇异纹路的龙鳞上,他叹了口气,到底还是抓起手机又给托尼发了条信息。

    托尼秒回了短信。

    钢铁侠都懒得问他是怎么知道发生在复仇者大厦顶楼的私事的,只是听天由命地把手机号打了上去,想想自己从来没在布鲁斯手下赢过,当真是冤孽。

    芙蕾雅在傍晚时候回到了瞭望塔,她一回来就召开了各方大佬的紧急会议,由心灵能力者将资料整理后,哈尔用灯戒把它们具现了出来。斯特兰奇天资过人,又阅读过卡玛泰姬的诸多藏书,贾维斯更是数据分析能力不凡,虽然关乎无限宝石的奥秘众多,石碑上有记载的也不少,但他们还是尽可能先把这些内容记下,预备仔细尝试。倒是空间宝石暂时无人持有,最后被交到了那些研究能力较强的超英手上。

    会议持续到了傍晚,吃饭的时候芙蕾雅刻意避开了布鲁斯,实在不忍心告诉蝙蝠侠远方有几条巨龙正拿着棍子等他,要不是长老院和她拦着,菲欧娜这会儿可能已经到地球了,别看尤他拉一脸看破红尘样,其实眼睛里都是对他的后辈找了个人类伴侣的好奇与恶趣味。

    所以说托尼某种程度上还说到了点,后台确实很硬。

    布鲁斯似乎也有什么秘密瞒着她,吃完饭也没像往常一样和她在瞭望塔散散步,说说话。于是芙蕾雅自己逛到了最熟悉的玻璃全景台,饶有兴味地看外面的宇宙空间里几个不知疲倦的勤快人开始练习。绿灯侠们正用坚固的套索捆住超人,但后者没花多少时间就脱了困。

    随着绿光大盛,她摇摇头,嘴里振振有词。

    “你在干嘛?”是哈尔飞到她身后,抱着手臂问。

    “我在数来了几个绿灯侠。”芙蕾雅没回头。

    “没事数这个干什么?”哈尔哼声,不过还是给她解了惑,“那边是基格沃格和托马雷,奇普也来了,你还记得奇普吧,就是那只松鼠,1014扇区的绿灯侠。加上我就四个,我没调动太多绿灯侠过来,现在很多扇区都需要各自戒严,不是大规模出战的好时候。”

    “四个?”芙蕾雅松了口气,“太好了。”

    “什么太好了?”哈尔狐疑地盯着她。

    “不是说‘绿灯不过五,过五必团灭’吗?”芙蕾雅耸了耸肩,“当初我在欧阿星受训时新兵营里都流传着这个宇宙最大规律,你不知道?”

    “我不知道,我带了军团这么久了从没听过这种话,”哈尔黑着脸说,“不过你猜我知道什么,小泥鳅?我知道你长了鳞片忘了疼,皮在痒。”

    路过他们身后的蝙蝠侠随手就在绿灯的训练课表上加了个x2。

    作者有话要说:    我的真爱土豪组√

    童车都算不上的模型车√

    突然想买婚戒结婚的老爷√

    昨天吃泡椒牛蛙拉肚子请假,你们竟然都劝我吃素_(:3」∠)_,我的心都碎了,我不想吃素,离开肉我会狗带,我现在只想吃烤鱼,吃小龙虾,吃蟹煲,吃烧烤,吃牛排,吃鸡腿腿,然后喝一点点,吃碎碎冰,吃白雪冰砖,吃冰西瓜,吃1946,最好再买点风干牛肉干啃着码字......

    谢谢苍烟落照的地雷,抱住阿照么么哒!h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