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阁 > 都市小说 > [综英美]正义路人 > 第65章 真的是

第65章 真的是

 热门推荐:
    第65章

    哈尔顾不上回应对方的挑衅,只是迅速在面前再次凝聚起盾,这一回他吸取了教训,将灯戒的光幻化成无数结实的藤蔓,层层交叠造就了一张紧密的网。依托藤蔓的强度和韧性,他有把握能阻一阻黑光追踪器的来势,但半秒钟之后,意想中的恐怖打击却并没有到来。

    他警惕地向两侧的队员张望,却见托马雷将灯戒催动到极限速度朝另一边奔驰,瞬息就消失在了藤蔓网容许的视野范围内。哈尔皱眉,他下意识地散去具象出来的藤蔓,看向自己的敌人。

    暗夜比邻星朝他眨了眨眼。

    “真希望能和你好好戏耍,可惜我的主人希望我放开手脚屠戮,攻破这里。”她故作怜爱地说,“多可惜啊,哈尔,要知道绿灯军团与我的故事三天三夜都说不尽呢。”

    “不。”

    哈尔感到一种不可思议的极端的恐惧,他像个失去润滑的机器人一样艰难地转头,瞳孔顿时一缩。

    那三道能令神魔为之颤栗的光刺正如闪电般朝战场中心驰去,和第一击的打破音障的爆裂声不同,这一次光矛的行动无声无息,没有气浪的翻滚,没有惊雷的炸响,也没有空间的烧灼,只有三道金光,默然地,无可阻挡地,眨眼间就跨越了百米朝目标而去在那里,在战场的重心,灭霸用简简单单地一拳将超人轰到一旁,灵魂宝石发出的诡谲光晕逼退了围攻他的超英,幻视从天空中降下心灵宝石的神威阻挡,却发现无限手套的主人不知为何收回了攻势。

    已和灭霸缠斗许久的第一战团再度围拢上来,却不知他们的敌手正好整以暇地等待死神降临。

    托马雷以灯戒发出的绿光绝望地同它擦肩而过。

    在那一瞬间,战斗嗅觉灵敏的超英心头打鼓,芙蕾雅觉得自己像被一只大手死死捏紧,竟喘不过气来。她来不及回头看发生了什么,全凭自己的本能撞向朝灭霸逼近的浩克。

    那流光的速度太快,快到在许多人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时,一切就已尘埃落定。

    右边的一根光刺钉在绿巨人的身躯上,由于身躯的晃动,他躲过了左边的两根。正中的光刺击中了芙蕾雅的左肩,她拼尽全力在危机袭来时把黑光追踪器的目标向侧面推出,顺着惯性下落时才被击中。而最后的一道光线,居左的一道,在所有人的注视下,它本该在飞出几十米远后在空中折转,继续攻击自己的目标,可在光线前进的道路上却有个阻碍。

    芙蕾雅倒抽了一口冷气。

    曾经救过主人多次性命的蜘蛛感应像警报灯一样在那人的脑海中疯狂拉响,他寒毛倒竖,脊背发凉,下意识地用蛛丝黏住上方飞过的奇塔瑞飞船把自己拉起,但

    “不!”

    是在另一侧战场的钢铁侠。

    可那道光刺还是坚定地,得意洋洋地,击中了它顺势得来的战利品。

    三根由长矛化作的金色光线在击中目标时爆发出紫色的电蔓雷蛇,这些两头尖锐如签子般的光刺就像见血的鲨鱼,死死卡在猎物身上,绝不松口。三分之一个太阳的重量让戳在血肉中的光刺不断扩大自己的战果,黑光谱的致死危险性更是让已经承受重压的几人面色惨白。

    “可惜。”

    灭霸摇了摇头,力量宝石的毁灭光辉如一点星火,在他拳面燃起。

    “可惜。”

    在另一边,暗夜比邻星同样说道。她没有急着收回自己的武器,而是凭极其丰富的战斗经验和高速与被完全激怒的绿灯军团周旋。哈尔把灯戒幻化成数十种形状,抓向这个滑不留手的敌人,但黑曜五将中最强大的战士只是边腾挪,边说着轻蔑的话语,这虽然动摇不了绿灯侠的意志,却让他的眼睛里出现了红色的血丝。

    “重伤的退下来,”在高空中的临时指挥部给出命令,“现在。”

    布鲁斯的声音很冷沉笃定,每当他进行调度时都让英雄联盟的成员大为心安和信服,即使如此,芙蕾雅仍然听出了这个命令中语气的变化。

    蝙蝠侠快气疯了。

    她没有迟疑,强行提气行动。掠过几十米的距离,龙女奔向侧躺在地上的蜘蛛侠,将体质相对更强的浩克留在了身后。神奇女侠迅速补上了芙蕾雅在第一战团的位置,不让灭霸有分毫机会冲破这道封锁。

    黑光钉在身体里滋味难以用言语形容,她咬牙勉力支撑,跪倒在蜘蛛侠身边。谢天谢地这个年轻的超英仍然在发出痛苦的呻/吟声,芙蕾雅抽着冷气,哆嗦着手掌去拉他的面罩,好让他呼吸畅通。结果等把红色的头罩丢到一旁,她才发现自己的手臂正在抽出龙的鳞片。

    黑色光谱无法光凭毒性杀死强大的种族,但即使是最强神体,也不会想吃上这一击。拜达坦龙族的强悍所赐,芙蕾雅现在还能查看另一人的情况,而同样被击中的浩克已经被贯通伤,重压和黑光的毒性逼得倒伏。

    “他怎么样?”耳麦里似乎有人在问。

    她小心翼翼地捧起蜘蛛侠的头。

    在瞭望塔的训练中,这个声音还有点少年气的大男孩常常和几个同龄的超英把整个训练室弄得鸡飞狗跳。在不幸的经历中变得有些沉郁的旺达和皮特罗喜欢他,骨子里有些傲气的凤凰女和天使喜欢他,连总被说中二叛逆的小火和小淘气也喜欢他。

    上瞭望塔的蜘蛛侠从一开始的羞涩到后来放开了之后的爽朗,即使最挑剔的训练官金刚狼也乐意多指点他几句,即使常常把近乎完美的超人都喷得狗血淋头的蝙蝠侠也对他多有照拂,即使总说孩子不能多夸的托尼也乐意颠颠地在实验室泡两三天给他升级战衣装备。

    而现在,这个被所有人喜欢的小家伙脸色惨白,头发粘在被战斗和疼痛的汗水浸得湿漉漉的脑袋上,深色的眼睛里满是恐慌。

    芙蕾雅知道他的优秀,但这一刻,她却被他的年轻刺痛了双目。

    “我要死了吗?”他问。

    “嘘,”金龙压低声音说,“不会的,小蜘蛛,孩子,你叫什么名字?”

    “彼得......我叫彼得。”他的声音有点发抖,似乎从没受过那么严重的贯通伤。

    “很好,听我说,彼得,”芙蕾雅一边说,一边冲飞奔过来的变种人治疗师招手,“有人在等你吗?”

    大约过了十几秒钟,蜘蛛侠仿佛才听懂了芙蕾雅的问题,扯出一个艰难的微笑。

    “有的。”他说。

    我有一个很棒很棒的姨妈,还有一个很棒很棒的女朋友。

    “为了在等你的人,坚持住,好吗?”

    彼得剧烈地喘息,他挣扎着往下看,从这个角度只能看到光刺通体萦绕着紫色的火光,死死钉在自己的身体里。这个由太阳制成的武器本该使他觉得炽热,但事实却是他感到无尽的寒冷,血液来不及从被光刺重量缓缓撕扯开的创口涌出就已经汽化。

    我怎么可能这么好运,在这种武器的攻击下现在还保有小命?

    他开玩笑般地想。

    仿佛听到了他的心声,那炽目的光刺振动起来,旋即毫不留情地抽出,朝自己的主人飞去。

    芙蕾雅闷哼一声,但让她不安的是怀抱里的年轻人只轻微地抽搐了一下。

    汩汩的鲜血争先恐后地从创口流出。

    那治疗师冲到他们身边,在战场中到处救火的工作让她有些灰头土脸,看见暗夜比邻星造成的贯通伤,她也不禁抿紧了嘴唇。很快,一直在抢救生命的圣芒戈治疗师也赶到了这里。

    鳞片已经爬到了金龙的脸颊,她快无力维持化形了。

    芙蕾雅站到一边给她们让出空间,左边淌下的龙血和掌心人类的鲜血混合在一起滴落到泥土里,砸出小小的泥坑,然后没入大地。

    她看到数架奇塔瑞飞船向在空中盘旋的战机开火,那黑色的战机拖着烧着的尾翼向远方坠落。

    “继续战斗。”指挥频道在爆炸声前这样说,成员无从得知在坠机中几个指挥官伤势如何。

    黑光的影响下,她的伤口在非常缓慢地愈合,大量失血让金龙有些头晕目眩,但一种比暗夜比邻星的长矛更灼烧的东西爆炸开来,在她的胸口侵蚀,蔓延。

    一定是黑光的毒液,她浑浑噩噩地想。

    治疗师发出的咒语覆盖在她的肩臂,冻得她一抖。

    “......你还能战斗吗?”有人在问。

    “你能战斗吗?”

    芙蕾雅恍惚地抬头四望,原本青黄相交的草场已是战火和血肉的海洋,每一寸土地上都仰趟着外星人的尸体,治疗师在尸堆间穿行,翻找是否有联盟成员,查看他们是仍在喘息还是已经死去。

    “他还活着吗?”金龙开口,却不知道自己在向谁发问,又是在问谁。

    巫师们仿佛回答了什么,她没有听清,只是像自言自语般继续说道

    “你们得救活他,还有人在等着他呢。”

    “那时我觉得我能战胜一切,”当时戴安娜说,“我从未想过我会在这种无法伤及我分毫的爆炸中失去一生挚爱。”

    “你必须坚强起来,蜜糖,战争不会等人准备好,它只会出其不意地展露自己狰狞的面目,带走我们身边重要的人。你很强大,但你畏惧承受过失去,这会让你软弱。不要害怕失去,芙蕾雅,人们为爱而战,为信念而战,战而赴死,再没有比这更幸福的事了。”

    她错了,芙蕾雅想,这绝不是件幸福的事。

    “龙女!”

    是超人在一次失败的进攻后叫喊,分心保护宇宙魔方的携带者,他们在灭霸的攻势下节节败退。

    又一声巨大的爆炸声从战斗机坠毁的地方响起。

    “布鲁斯。”芙蕾雅朝战场中心走了两步,最终还是回头。

    浓烟滚滚。

    “谁?!”

    似乎有人在通讯频道瞠目结舌地叫喊。

    “布鲁斯,求你了。”

    金龙的嗓音有点哆嗦。

    过了不知多久,似乎有一个世纪那么长,从杂音遍布的指挥频道终于传来一个声响。

    依然是冷沉地,镇定地,甚至带着些许安抚地,那声音这样说道

    “我很好。”

    芙蕾雅没有在意托尼在通讯频道仿佛疯了一样的跳脚,只是专心倾听自己爱人的声音。

    “听着,宝贝,”是布鲁斯在说,“你得冷静下来,我需要你去战斗,我们需要你去战斗。”

    这就是她需要的全部了。

    彼得的眼神有些溃散,在他失去意识之前,最后所见的只剩一个边跑边变化的身影。金色巨龙的长尾仿佛掠过了他的脸颊,与之同时滑落的还有一串滚烫的水珠。彼得用最后的力气碰了碰自己的额头,实在分不清曾用来捂过伤口的指尖重新沾上的是血液还是眼泪。

    管他呢。

    满口铁锈味的蜘蛛侠破罐子破摔地想。

    我还没和格温结婚,地球怎么可能这样玩完。

    作者有话要说:    没有人想到老爷的马甲是这样掉的吧hhhhhhhhh

    恭喜老爷加入

    您的套餐内好友:组长史蒂夫·特雷弗,名誉组员史蒂夫·罗杰斯,挂靠组员哈尔·乔丹为您点赞

    谢谢鋆凤小天使的地雷么么哒~h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