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阁 > 都市小说 > [综英美]正义路人 > 第68章 番外(一)

第68章 番外(一)

 热门推荐:
    第68章

    这事发生在蝙蝠家庭重新聚首之后的某个周六晚上。

    红头罩被几个活腻歪了的小混混绊住了手脚,以至于在他走进门时其他人都已经到了有一会儿了。

    虽然已经到了冬天的尾巴稍,但二月里的天气却越发寒冷。他在门廊里抖落身上的雪花,搓着手呵了口气。进门的木质鞋柜里整整齐齐地摆着各个家庭成员的鞋,跳过几双女式的,他数到第二排上下看了看。虽然这两周杰森来庄园的次数不多,但他的那排柜子和其他的别无二致,都搁着好几双款式不同的拖鞋。

    红头罩随手拿出一双,耳边就听到闷闷的轻响。大熊啪嗒啪嗒地穿过门廊,黑眼睛亮晶晶的,就欲往他身上扑。“坐下。”杰森熟门熟路地喊住了这条过分热情的大型犬,奈何他有几周没来了,没在地上坐多久,大白狗就像屁股着火了一样蹭地站起来绕着他的腿不肯走。

    杰森撸着他的脖子和他讲道理,大熊还以为小主人在和自己玩,顿时兴奋地边叫边跳,要不是红头罩反应敏捷地一捞,这会儿鞋柜顶上的鲜花插瓶已经给摔碎了。他把花瓶放好,发挥自己二百磅的实力就朝屋里走,也算是大型犬界小胖墩的大熊毫无反抗之力,只得灰溜溜地跟着跑。

    大熊住在庄园有小半年了,达米安在动荡的几个月里已经成了他的代铲屎官,每天白天就是遛狗,晚上巡逻回来继续逗狗,有一次在玩闹时还让这条不省心的大白熊上了蝙蝠车,虽然阿尔弗雷德没向韦恩老爷告状,但脱毛季的大白熊自己就把铲屎官出卖了,布鲁斯上蝙蝠车摸到白毛时的恐怖表情不是说说而已。

    客厅的壁炉烧得很旺,厚厚的长毛地毯一踩就会陷下去,同样舒适非常的毛皮坐垫和靠垫搭在沙发上,墙上的壁画从冷色换成了暖色。红头罩走进客厅时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场景。

    “来啦?”芙蕾雅正把几碟餐后水果从阿尔弗雷德的托盘移到茶几上,见杰森走进来,她不禁笑了笑。

    红头罩胡乱地冲她点头,故意不去看坐在侧首沙发上的蝙蝠侠,只自顾自一屁股坐在迪克边上。

    “你就不能把外套脱了吗?”夜翼开口就是抱怨。

    红头罩就算在大雪天里也只披着件夹克,虽说雪花已经被他在门廊里掸掉了些,但忽然走进温暖的房间还是让这件夹克有些发潮。除了一直住在家里的达米安,迪克是来得最早的一个,已经被炉火和舒适的毛皮弄得有点昏昏沉沉的夜翼对从左边直扑过来的冷气耐受不良,浑身一激灵。

    杰森本来想顺着他的话把外套脱下,余光看到老头子也朝他投来不赞同的目光,顿时又坐回了原地。

    布鲁斯清了清嗓子,似乎想对此发表点什么真知灼见,然而刚刚在他身边落座的芙蕾雅眼疾手快地往他大腿上拧了一把。这个角度已经算非常隐蔽,几个或假装自己在看天花板,或假装第一次发现家里的花瓶形状特别好看的年轻人按说是注意不到,就算洞察一切的阿尔弗雷德也只是继续往少爷们面前放装了不同饮品的茶杯。

    受害者神色淡然,仿佛刚才那声“嘶”是在场所有人同时幻听一样。

    “下午不是发短信说晚上还得赶回去夜巡吗,”芙蕾雅放开手,关心地说,“外面下雪一时半会也不会停,家里壁炉烧得暖,等谈完事出门估计就更冷了。这天气连我都有冻得红鼻头的时候,你们几个要去夜巡的又不是超人,往惨了想,要是吸着鼻子抓罪犯说不定明天就对上头条。”

    提姆好像有点想笑,尤其是看到红头罩别别扭扭地撇嘴他就更想笑了,不过红罗宾是怎样的人才,就算想笑也故作若无其事。

    “赶紧把夹克脱了,”芙蕾雅沉下脸,“要不然让阿尔弗雷德把你的大衣备着一会穿走也成。”

    穿着大衣怎么巡逻......

    杰森嘴上咕哝着“压根不冷”之类的话,手上还是把夹克脱下来递给了老管家。

    金龙满意地点点头,起身到厨房里去拿自己烤好的点心。

    “‘赶紧把夹克脱了’。”在他们离开房间后,达米安夸张地甩动双臂学舌。

    “你说话可以再生动一点,”迪克淡定地说,“小心这回又在爱的教育下躺三天。”

    布鲁斯抖了抖手里的报纸,慢悠悠地叠好放到一边。

    这仿佛是个信号,坐在沙发里的家伙们慢慢地打开话匣子,开始讨论最近罪犯们的活动轨迹,迪克谈了谈自己在布鲁克海文遇到的麻烦,提姆则抱怨韦恩集团最近扩张时碰到的那些油嘴滑舌的政客。墙上挂着的电视在放些乱七八糟的新闻,大到今年奥运会的筹办,总统对其他国家的国事访问,小到某个北部的村庄一个仓库的冻鱼全部被埋在雪下,某个动物园的小斑马跑了出来被好心人从树林救起。气氛算不上完美无缺,也已可说是融洽,至少每个周六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扭转。

    “所以,谈谈结婚的事吧。”迪克在又一个话题终结后说,“拜你们光明正大的求婚所赐,全联盟都知道蝙蝠侠和龙女准备结婚了。芙蕾雅的身份在联盟里从来不是秘密,你的身份也已经曝光,如果不是英雄联盟正式成立时重新签订了审核过的魔法契约这就会成为一个隐患。幸亏现在有魔法的束缚,你们的秘密身份不会被向外泄露。不过要是你们预备以普通人的身份举办仪式,凭‘芙蕾雅·谢菲尔德’这个身份的易调查性,要查到你身上只是抬手的工夫。”

    “如果我的身份公开,你们的身份也不会再是秘密了。”布鲁斯赞同道,“所以我不打算让‘布鲁斯·韦恩’结婚,结婚的只有蝙蝠侠。目前的计划是会有一个小型的婚礼,到场的除了家人就只有一些我们共同的朋友。”

    “录下来了吗?”杰森忽然扭头问迪克,“把这个录音拿来月底做你送超人的生日礼物正正好,‘我们的朋友’,蓝大个要是听到了可能会感动得哭湿枕巾。”

    “‘哥谭事哥谭了,你大都会没有猫好救了吗?’”

    “‘布鲁斯,你说过我是你的朋友,请不要拒绝我的帮助!’”

    达米安笑出了猪叫。

    这回蝙蝠侠没忍住,直接抄起一枚蝙蝠镖就准备揍这两个混小子。

    迪克条件反射地把乖宝宝提姆护在了身后,另外两个不省事的弟弟已经公然和老父互殴了起来。杰森撩完倒是闪得挺快,只给罗宾打个下手,时不时出言指点。达米安正面肛自己老爸,边拆招,边还有余力叫喊。

    “小心花瓶!”

    “小心抱枕!”

    “你到底是怎么把那玩意插在了居家服里面的!”

    布鲁斯只恨没早点把这小子打死,弄到现在每天都得在未婚妻对他的无原则撑腰中忍气吞声。

    这么想着,手上用力,一枚蝙蝠镖就飞了出去,达米安像在训练时那样顺手去接,结果不小心在长毛地毯上绊了绊没接到。

    “刺啦”一声。

    时间仿佛都静止了。

    芙蕾雅从厨房走出来时就看到达米安以一个非常别扭的姿势坐着,两手撑开放在沙发靠背上。她不动声色地把装好盘的点心放在桌面上,示意所有人过来拿。

    其他人都开始吃点心。

    “我不饿。”达米安说。

    芙蕾雅没说他什么,只是点了点头,自己也吃了几块,然后动作轻微地拍了拍手里的碎屑。

    “那么,说说上周的事,”她坐下来,捧起了自己粉蓝色的马克杯,“出门逛街的时候碰到小丑和小丑女绝对算不上什么完美购物体验,我有点好奇。”

    “有人炸了阿卡姆,等我赶到的时候那个女表子养的混球已经带人溜走了。”红头罩冷笑,“不过狗改不了吃/屎,我在阿卡姆没找到他就立刻通知鸟宝宝留心各个人多的场所,结果你猜怎么着,两小时还没过就接到消息说小丑出现在中心广场的购物节。”

    “相信我,当我看到最后被抓起来的小丑时唯一的感想就是他肯定也不想碰到你。”提姆笑了,“这是第几次了?小丑怎么到哪儿都能碰到你。”

    “不如说我到哪都能碰到他。”芙蕾雅揉了揉眉心,“我知道你们几个不太喜欢我用自己的方式处理哥谭事务,在哥谭我也尽量克制自己,但无论怎么说,三个月里四次越狱也太过了。下一回如果再在甜品店里享受的时候看到小丑的脸,我就得做点什么了,记住我说的话,小伙子们,你们知道我的意思。”

    “阿卡姆又要加固了。”达米安耸了耸肩,“哥谭政府不知道吃了什么药,竟然同意出资重建几个薄弱的环节,下回他再想出来可没这么容易了。”

    “要我说,”芙蕾雅哼声,“不如撕掉他的脑袋,一劳永逸。”

    所有人都想起了她是如何撕掉黑矮星的脑袋,如何把奇塔瑞人,尼德霍格,亡刃将军和重伤的灭霸烧成粉末烟灰,再看看这个抱着粉蓝色杯子的大美人,不禁打了个寒颤。

    接下来的时间里芙蕾雅都没吱声,光听着他们聊天,在谈话接近尾声准备出发要么回自己的城市,要么去夜巡时,她才轻轻敲了敲马克杯的边缘。

    “下回来的时候记得带个同样的来,”金龙平静地说,“这是我新买的沙发坐垫,老实说,我还挺喜欢它的呢。”

    四个年轻人安静如鸡,老老实实地排排坐在长沙发上,每个人手里都捧着阿尔弗雷德续杯的热茶,摆出一副一点不怂的模样,可惜洞察一切的蝙蝠侠看到其中有两个崽子的茶都已经抖得洒到了杯托里。

    装,他在心里冷笑,继续装,看你们这群小子怎么装。

    芙蕾雅横了他一眼。

    于是蝙蝠侠也坐好了。

    就算四只小鸟同样在心里大肆嘲笑老蝙蝠,他们也没有表现出来,只是纷纷起身表示自己预备要去工作了。阿尔弗雷德开始收拾茶几上的东西,芙蕾雅则把夜翼,红头罩和红罗宾送到门口,分别和他们吻别。几个年轻人各自有自己的交通工具,回程也十分方便。

    “如果有需要的话......”在分开时,她犹豫了一下。

    “你已经说过很多次啦。”迪克的眼睛里闪着暖色,“放心吧,如果碰到厉害的家伙我们才不会吝啬通讯。”

    芙蕾雅笑了,她又看向一脸桀骜的杰森和有点羞涩的提姆,在得到同样的回答后才把这些主意一个比一个大的小家伙们放走。等她再下到蝙蝠洞时,两父子也已经收拾好东西准备出发。

    “走了?”布鲁斯问。

    “走了。”金龙上前替他整了整战衣,然后飞快地给了他一个吻。

    “搞什么家庭聚会,”布鲁斯颇有点抱怨地说,“没一个省心的,你还护着他们。”

    “我看你不是挺乐在其中的吗?”芙蕾雅挑眉。

    达米安靠在蝙蝠车上吃吃地笑。

    蝙蝠侠哼了一声,终于还是没反驳什么,三步做两步地上了车。

    这几乎成了一个定式,一个惯例,蝙蝠车从水幕中呼啸着向外奔驰,而芙蕾雅道完一句“小心”,退到一旁,看着它如风般掠过,直到消失不见。

    几分钟后,她把自己传送到瞭望塔。在这里各路超英来来往往,全息的地球投影高高悬在大厅正中,与窗外真实的那一个交相辉映。绕过几个训练室,数着台阶走下楼梯,金龙走进大休息室。

    “他呢?”在沙发里的戴安娜抬头。

    “蝙蝠事务,你知道的。”芙蕾雅回答,同样坐进沙发里。

    戴安娜了解地点了点头。

    她们于是继续一起看前几次战斗的录像和新组建的少年英雄联盟战斗录像。

    “几个当过罗宾的年轻人都很成器,夜翼已经能独自驻守一个城市了,红头罩、红罗宾和现在的罗宾都在哥谭有所作为,”神奇女侠掰着手指,“也许用不了多久蝙蝠就可以从哥谭一线退下来专注联盟事务,不用再外出夜巡了。”

    “不用?还有人逼他不成,他可乐意的很,要他退休我可慢慢熬吧。”芙蕾雅哼了一声,“一天不夜巡,觉也睡不着了,饭也吃不香了,整个人魂不守舍。早几个月我说要帮忙一起吧又不肯,明明几个小的都适应良好,偏就这个老的事多。”

    “让你去夜巡,几个礼拜下去整个哥谭不得少十分之一人口?上次当众把子弹反弹回杀手身上总不至于是你手抖了吧,蜜糖。”戴安娜似笑非笑地斜她一眼,“不过话又说回来了,这个老的还不是你自找的,嘴上嫌弃得很轻巧,上次和超人一起聊家务心得和烹饪心得的是谁?皮特罗都不想和你们这些人说话了,有代沟。”

    芙蕾雅有时候真想和自己的闺蜜撕一顿。

    “总会好的。”她清清嗓子,故作淡定地说。

    “别忘了邓布利多觉得他人品贵重,把最后的魔法石都给你们了。”戴安娜指出,“说不定过个五十年情况也不会改变。”

    神奇女侠的表情很是严肃,眼睛里却亲密地透出点幸灾乐祸来。

    “有魔法石他就能上天?”

    芙蕾雅砸了咂嘴,并不为自己闺蜜的这点挑衅所动。

    “不退休就不退休好了,我看谁能熬得过谁。”

    戴安娜懒得和只有嘴巴硬的家伙计较。

    作者有话要说:    番外可能不会日更啦,我尽量hhhhh想到哪写到哪,我要放飞自我了!我要搞事情!

    谢谢苏格小麦小天使的火箭炮,谢谢苍烟落照小天使的□□,比一个超大的心心!么么哒!h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