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阁 > 都市小说 > [综英美]正义路人 > 第72章 番外(五)

第72章 番外(五)

 热门推荐:
    其实是作话:今天又看了一遍,大概吐了些槽,看的是bvs,电影梗惯例送,抱住大家。快要考试啦,更新可能会不定起来,如果没看到更新大家不要慌,是我在垂死挣扎_(:3」∠)_等考完就去看小蜘蛛,听说荷兰弟萌到吐奶,不看巨幕估计会后悔到崩溃,我的星际特工没看巨幕,现在还在纠结,有人说视觉效果超棒,有人疯狂吐槽剧情....反正现在也没巨幕了,还是老老实实看3d吧......到最低发文字数了,准备好了吗,嘿喂狗!

    作者有话要说:    二、《蝙蝠侠大战超人》

    戴安娜在看到bvs片头的时候就动手用真言套索把两个题目中的主角捆在了一起,芙蕾雅笑得停不下来,完全没有阻止的打算。其他几群人只是在看好戏,这几天他们被奇异博士用填鸭式教育疯狂科普了各种漫画公司和小说宇宙的区别,虽然毫不影响联盟的团结,但拿这个开玩笑的人是越来越多了。

    超人和蝙蝠侠非常心不甘情不愿地坐在第一排,赌咒发誓就算认识前再怎么保持警惕,自己也不可能和另一个“优秀的合作伙伴”你死我活地干起架来(为此布鲁斯得到了芙蕾雅毫不留情的嗤笑),钢骨趁机点开播放键,所有人都在各自的位置上坐好,等待电影开场。

    整个房间鸦雀无声,连电影开场前频繁出现的抓爆米花声和吸可乐声都听不到了。似乎有人重重地在吸鼻子,从方位来看可能是托尼。芙蕾雅俯身抓住丈夫的手掌。

    “配乐不错。”布鲁斯说。

    这句话就像打开了什么禁制,观影的人群从静音状态活过来,纷纷讨论起电影。

    “配乐确实不错,画面也很美。”托尼第一个发声,“唯一的问题是小演员,布鲁西宝贝从小就是个不好弄的公子哥,和这个软萌萌的小家伙没半点相似可言。昨天晚上我看的《哥谭》里那个还更像样,臭屁得不行。对了,诺兰三部曲那个也不错,就是懵了点。”

    芙蕾雅开始回想自己在韦恩庄园看到过的家族相册。

    “你到底看了多少跟布鲁斯有关的电影电视剧?”娜塔莎问出了大家都想问的问题。

    托尼打了个哈哈。

    “我们是不是在哪里看到过这两个演员?”哈尔指着韦恩夫妇问。

    “你忘了?上回我们一起看的那个捉鬼系列,这个男的是兄弟俩他爸,女的是小偷贝拉。”巴里淡定地说,“我得找个医生来治治你的老年痴呆症,免得你有一天脱下灯戒就忘了丢在哪。”

    “太多蝙蝠了,有点毛骨悚然。”琴说。

    屏幕上的蝙蝠正围着小布鲁斯,带他向阳光飞去。

    “你还记得你之前和我说的话吗?”芙蕾雅笑着对大的那个说,“电影里的旁白说这是个美丽的谎言,你说龙带着你上升,我想知道这一句也是美丽的谎言吗?”

    布鲁斯的脊背松了下来,他似乎本想抿嘴,结果在套索的作用下硬是挤出了一句“当然不是”。

    得到回答的金龙满意地松开了掐在他腰上的手。

    “大都会之战。”奥利弗撇嘴,“当初就是这个把我们吓得魂飞魄散,还跑去参加了卢瑟的聚会。”

    “两个人加上个飞船......当时纽约损失差不多880亿美元,后续间接损失900亿美元,大都会这个看着就不妙。”托尼盯着屏幕。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超人身上,真言套索开始亮了起来。

    “天呐!”克拉克手忙脚乱地说,“我知道我还欠你一个卫星,但我不知道那栋大楼也是你的。我真的很抱歉,和佐德战斗的时候我经验还不太丰富,他的力量也很强......我不知道有什么可以补偿你,但我在北极有座孤独城堡......”

    “很多东西是无价的。”布鲁斯说。

    “......我想我父亲还在里面给我留下了许多氪星科技。”

    “但我不能辜负你的心意。”布鲁斯说。

    “你从前答应过我有钱一起赚,有科技一起研究,有难一起当的。”托尼撅着嘴巴。

    “十岁小孩懂什么。”

    “那我干嘛要和你一起承担战损?”托尼辛辣地说,“你这的一个战损能抵我们十个,看看这些倒塌的大楼,看看大都会的惨状,啧啧。”

    “我不是故意的。”缩着脖子装鹌鹑的克拉克弱弱地说。

    “不是故意的已经这样,要是故意的那还得了?全联盟可没几个人能和你比战损。”芙蕾雅调笑难得瑟缩的超人,完全忘记自己也是个战损大头。

    “我想不通。”在跑步机上看电影的快银说,“既然要求所有人撤离那座大楼,为什么主管杰克不撤离?”

    这引发了一片议论。

    “事实上,杰克是在撤离时被倒塌的碎片不幸击中去世的。”布鲁斯解释。

    显然,电影夸大了这一幕。

    “在所有的电影里都得有人感觉不到自己的腿吗?”巴顿说。

    被x战警系列和当时熊孩子们的疯狂吐槽弄得焦头烂额的教授朝他投去了友善的微笑。

    “降落姿势真帅,典型的超级英雄落地造型。”死侍竖起了大拇指。

    “这块氪石......”真大个啊......

    超人都没心情自豪,全心全意想着刚才印度洋里挖出来的翡翠之城。

    “我喜欢这句话我不是个女士,是个记者。”娜塔莎磨着指甲,“眼光不错,蓝大个。”

    “我和露易丝是清清白白的,”克拉克叫道,套索猛地亮了一下,“至少现在是清清白白的。”

    “哦~~”众人都怪叫起来。

    “这个地面部队的首领......”史蒂夫在叫声中欲言又止,“他长得很像当时在电梯里围我的一个人。”

    “是吗?”娜塔莎笑了,“我记得你在桥上也是被他逮捕的。回去得查查他的底细,是个九头蛇就算了,莫非还是个为卢瑟工作的九头蛇吗。”

    “不管怎么说,听证会让我嗅到了阴谋的味道。”戴安娜说。

    “看起来这部电影轮到你背锅了,兄弟,”巴基拍了拍克拉克的肩膀,“要不要我传授点心得给你?”

    今天的小记者也在很努力地试图辩白自己呢。

    托尼赶紧捂住了旺达的眼睛。“少儿不宜!”

    “这是pg-13!”旺达控诉道。

    “这是pg-13!”另一边被拉走的夜行者也在嚷嚷。

    劳拉不能叫,只能乖乖地被老爹金刚狼挡在了身后。

    克拉克的脸涨成了猪肝色。

    “腹肌不错。”史蒂夫对昨天克拉克的赞扬投桃报李,从尴尬中拯救了可怜的超人,“这个演员的身材也就比你差一点了,看得出背肌也非常漂亮。”

    雷神默默在边上弯了弯胳膊。

    “我不能忍受。”芙蕾雅抓着头发说,“怎么会有人穿着鞋子进浴缸?他为什么要穿着鞋子进浴缸?脱掉皮鞋不会花超人一秒钟!这双鞋在外面走了一天,谁知道有没有踩过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女朋友刚刚泡完澡,他就这样踩进浴缸还在水里那什么了?!”

    刚恢复点血皮的克拉克再次受到暴击。

    巴顿嘎嘎嘎地笑得像个鸭子。

    “这是诽谤!”套索一亮,布鲁斯不受控制地出声,“哥谭橄榄球队哪有这么弱,我赞助的几年里他们成绩明明很棒。另外,蝙蝠烙印和卢瑟之前做的那个简直一模一样,虽然有时候确实得用点手段,但这个痕迹也太‘蝙蝠侠’了,我想不出怎么会有人这样干。退一万步说,我不明白这个蝙蝠侠为什么看不出在用了这样的手段后可能会发生什么事。”

    “还有人记得下面被关起来的少女们一直在说‘他救了我们’吗?”班纳博士扶了扶眼镜。

    没去过蝙蝠洞的成员都发出了啧啧声。

    “卢瑟。”哈尔干巴巴地说,“和他那头优美的秀发。”

    “从他们的对话中判断这是卢瑟的儿子,但长得和我们的卢瑟一模一样,到底是父亲还是儿子?关系有点混乱。”布鲁斯说,“另外,我不知道阿尔弗雷德什么时候那么毒舌了。”

    想到老管家曾对自己说他已经过了会为继承大笔遗产而兴高采烈的年纪,芙蕾雅不禁微微一笑。

    “他们就这么把佐德将军的遗体给卢瑟了?!”克拉克不敢置信地问,“而且在卢瑟提交了对氪石的研究报告后,竟然只有他想到要去采集佐德的指纹?”

    他的话得到了众人的附和。

    “这个氪石真的挺大块的。”海王插嘴,“顺便一提,海底确实有许多氪石碎片残留,不过其中的大多数都在联盟销毁氪石时被销毁了。”

    “大多数?”x教授敏锐地问,“你留了一些?”

    “怎么可能!”海王义正辞严地说,“我绝不会干这种威胁团员的事。”

    离布鲁斯最近的芙蕾雅看到真言套索几乎在他的手腕上烧起来了,蝙蝠侠这会儿的动作简直像游泳憋气的人憋到最后几秒钟。

    同样发现了什么的克拉克:_(:3」∠)_

    “我从来不是神,又怎么会是伪神。”克拉克说。

    “人们在需要你的时候自然把你捧成神祇,站得太高就不能有丝毫瑕疵,否则那时他们又亲自把你推下神坛,人总是这样不公平。”快银说。

    “你们的故事可真够黑暗的。”托尼摸着下巴,“瞧这些角色说话就像在作诗,真心心疼背台词的演员。”

    片子里的卢瑟正一脸阴郁地威胁女议员。

    “又是蝙蝠,又是怪兽。”几秒种后,戴安娜说。

    “你就不能做个好点的梦?”芙蕾雅戳戳丈夫的脊背,“片子到现在两个梦了,没一个不是黑魆魆阴森森的。”

    布鲁斯非常无奈地看她一眼。

    “华莱士没有腿,光凭手臂的力量爬上雕塑,这么长时间竟然没人惊呼,保安也没发现。”哈尔嗤声。

    “剧情需要。”嚼着奥利奥的荣恩说。

    “未必是布线,”后来在看到修理面甲时,贾维斯插了嘴,“事实上,麦克的嗓音不对也有可能是和身上的其他系统发生了兼容问题。”

    看看托尼,再看看布鲁斯,同样作为土豪却没有管家的奥利弗十分郁卒。

    “卢瑟的表现就像在婚介。”娜塔莎中立地说。

    再一次,套索发挥了作用。

    “我的采访技巧没有那么烂!”克拉克夸张地尖叫,“而且我不是每天都在救小猫!我不是!我没有!”

    “刚刚看到战衣了,现在这个布鲁斯又说和奇装异服的疯小丑有糟糕的过去,看来在他的世界里......”芙蕾雅说。

    布鲁斯的脸色沉了沉。

    卢瑟是疯,但他比小丑更懂得游戏规则。小丑,小丑是另一个程度上的破坏者。

    “我很早就跟你们说过,卢瑟喜欢讨论他一点都不懂的东西。”戴安娜看着片子里翻白眼的自己,“父亲要是想毁灭人类,他就不会创造人类了。”

    “达尔文在哭泣。”托尼说。

    “信息窃取器这么容易就被偷走了?”巴里问。

    “我们的布鲁西和两个有超级听力的英雄根本无法同场竞技。”哈尔幸灾乐祸地说。

    芙蕾雅真心诚意地同情他明天的训练课表。

    “每一帧画面很美,很有宗教意味,天神降临,带来救赎。”娜塔莎说,“另一方面,被激烈议论的超人皮下还是个孩子,会在迷惑不解的时候向母亲求援。”

    克拉克又红了脸。

    “玛莎是个聪明的女性,几乎完美的母亲。”芙蕾雅说。

    “卢瑟图谋很大,这些串联的镜头像张网,但最终的指向是明确的,”布鲁斯已经预见了走向,“这确实是他会干出来的事。超人不会相信蝙蝠侠,而蝙蝠侠则已经开始憎恨超人。”

    “我非常信任你,”克拉克认真地说,“在我看来没有比你更值得信任的成员了。”

    ?????

    所有人都盯着被套索坑得不轻的大超,不管是芙蕾雅,戴安娜还是史蒂夫都打定主意要和年轻人谈谈人生。

    布鲁斯梗着脖子表现出毫不在乎的模样,结果嘴巴里却说出一句“我并不恨你,我对你也抱有很大程度上的信任。”

    今晚不知道多少次,蓝大个变成了红脸的蓝大个。

    托尼看着屏幕上争锋相对的人,摇了摇头。

    “真是一部傲慢与偏见。”

    “女神真美。”芙蕾雅说。

    这句话得到了附和。

    戴安娜的背肌简直是世界的宝藏,而布鲁斯因为说出那句“见过许多和你一样的女人”惨遭大着胆子的联盟成员群嘲。

    “我真希望有许多这样的女性,”连老实人钢骨都出来帮腔,“否则那么多联盟成员就不会都单着了。”

    人生赢家布鲁斯·韦恩露出玄奥的微笑。

    “这是什么鬼!”克拉克蹭地一下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差点把和自己以套索相连的布鲁斯也带了个踉跄,“我用热视线杀了两个反对我的人,然后又杀了你?”

    不小心去过不义联盟世界的斯特兰奇强忍住剧透的冲动。

    “‘全世界’?听起来像一个很重要的女性,可能是爱人或者母亲。”被杀掉的布鲁斯分析,“这提醒了我们保护秘密身份和家人的重要性。”他不着痕迹地盯了盯昨天刚被群嘲过的钢铁侠,“否则就会出现非常不愉快的事。”

    “同时提醒了我们有些人真的想象力很丰富。”托尼反唇相讥,“并且自信心爆炸,连在做梦的时候都觉得自己可以一个打十个,还是反抗组织的领头人物。”

    布鲁斯耸肩。

    “但你得说摘头套的场景还挺煽情的。”哈尔在这时插了嘴,“两个人的表情都很到位。”

    “吃你的爆米花,话不要多。”巴里在蝙蝠侠黑化之前猛地将一把爆米花塞进了搭档的嘴巴。

    但他们俩很快也笑不出来了。

    “胡子?!”巴里也跳了起来,“我头上戴的是什么?这个造型又是怎么回事?!”

    “布鲁斯的头发都在往后面飞。”芙蕾雅大笑,“这要是假发估计一整顶完完整整地倒飞出去了。”

    “一眼万年。”娜塔莎说。

    “这场面太......”琴也带着古怪的笑容。

    “是我的错觉还是蝙蝠侠站在车里比超人还矮?”巴顿说。

    “克拉克踩在车头上呢。”芙蕾雅说,并且暗暗心疼了第二个明天可能会狗带的人。

    “肌肉不错。”健身狂魔史蒂夫再次点评。

    拗了半天造型的雷神终于放弃,坐回了座位上。

    “等等,他为什么没听到?”快银问。

    “那椅子多半有鬼。”布鲁斯回答,“但我还是要说,这片子把我们拍得都太蠢了。”

    “奶奶的桃子茶......我再也无法直视了。”托尼翻了个白眼,“我刚刚说什么了,看吧,布鲁西宝贝永远觉得自己是最聪明的。”

    “智慧足以与蛮力作战,托尼,尤其是你,代我向你的一块腹肌问好。”蝙蝠侠反唇相讥。

    托尼骂了一声。“你看看演员采访,老年万磁王还戴假肌肉胸套上阵呢!”

    躺枪的老万本来很淡定,但看到老朋友笑眯眯的视线,他起身就想撩衬衫。

    “老年!”托尼强调,“老年!”

    “你干嘛拿自己和老年人比?”巴顿故作不理解地说。

    钢铁侠有时候真想毁灭世界。

    “你听不到老妈的声音但听到了露易丝的?”天使怀疑地盯着超人。

    捆着套索,克拉克委屈,克拉克就要说。

    “可能是电影二设,我有目的地听取地球上的各种声音,对家人和自己认识的人都会格外留神。”

    “20年里被你击败的罪犯可能都在哭泣,”另一边芙蕾雅对布鲁斯说,“你的遗产就是杀了超人?其他的所有成就都完全不重要?这话你去阿卡姆说一遍好吗,我保证除了瘫掉的所有人都会跳起来打你。”

    “等等,这一头长发是怎么回事?”闪电侠问。

    “我在汤加海沟干嘛?”海王问。

    “我那是意外爆炸啊,我爸这研究录像又是什么鬼?”钢骨问。

    无论什么时候都美美的神奇女侠心中非常满意。

    “超人的战斗力......”小火感叹了一句。

    他不是唯一一个,任凭谁看到超人战斗的场面都会如此。

    “我喜欢这套厚战甲。”芙蕾雅说,“眼睛还会亮呢,多可爱啊。”

    “这鞋子松糕底。”布鲁斯还没高兴呢,恢复战斗力的托尼就阴阳怪气地开口了,“至少有好几公分厚,为了比超人高简直无所不用其极。”

    “氪石子弹?”克拉克瞪大眼睛。

    众人发出齐声的语气词,被将超人蹬到楼下的蝙蝠侠一惊。

    “你真认为刀枪不入的人不勇敢,而人类更勇敢?”芙蕾雅若有所指地问。

    “我永远不会这样说。”布鲁斯回答。

    金龙满意地点了点头。

    “心疼墙壁。”有人在喃喃地说。

    “你拿脸盆砸我的头?!”几秒钟后,克拉克叫道。

    “现场只有脸盆。”布鲁斯八风不动地说。

    “这个扛新娘的造型是怎么回事?”娜塔莎手指点着屏幕,“干嘛非得背过来扛?”

    一阵大笑。

    “划破相算什么好汉!”被套索弄得有些神经衰弱的克拉克又说,“要杀就杀,为什么还拿长矛划脸?羞辱吗?”

    布鲁斯,布鲁斯不想说话。

    他们保持沉默,直到“玛莎”梗出场。

    “????一个名字?”托尼说,“然后你们就和好了?这电影也太随便了吧?”

    “这时蝙蝠侠才意识到,超人也有情感,他早已是人类中的一员。”芙蕾雅和布鲁斯相视一笑,眨了眨眼,“但要我说这部戏还是把两人智商都降到负数了,超人知道蝙蝠侠的身份而蝙蝠侠不知道超人的?说一句‘卢瑟有阴谋’是有多难,竟然还会三番两次被打断,简直无言以对。”

    “我觉得你可能杀了一打的人,那个被箱子敲到墙上的肯定头骨裂了。”托尼幸灾乐祸地说。

    布鲁斯没理他。

    “你看看,穿那么长的披风,人家拽着你的披风就把你拽倒了。”过了一会儿,托尼又说。

    布鲁斯磨了磨牙。

    “穿披风的都是朋友也太随便了,洛基也有披风啊。”托尼停不下来。

    布鲁斯的眼睛里在往外飞刀子。

    嘴炮侠意犹未尽,紧紧盯着屏幕不放过一个槽点,丝毫没注意小伙伴快涨满的怒气槽。

    屏幕上的超人挡住了毁灭日的攻击。

    “你在告诉我佐德变成了这个?”哈尔揉了揉眼睛,“这么丑就算了,我没看错的话,这个毁灭日,是不是,没有.......那个部位?”

    “真的诶。”巴顿啧啧称奇。

    “克拉克真是个甜心,”娜塔莎指出,“卢瑟制造怪物想杀他,他却还救了卢瑟。”

    “克拉克一直是个甜心,没人不爱他。”芙蕾雅赞同道。

    布鲁斯隐晦地朝她看了眼。

    屏幕上的毁灭日被炮/弹激怒,在莱克斯工业大楼顶部放大招。

    “我的妈,这一个跺脚多少建筑毁了。”山姆倒抽一口冷气,“战斗力这么强要怎么打?”

    剧情回复了他的话,超人按住毁灭日,硬吃了核/弹。

    “他至少这点很像你。”布鲁斯坦诚地说。

    永远在为人类牺牲。

    “这长出来的是骨头吗?”被最终大战燃得纷纷站起来的小家伙们叫出声,“这玩意打不死就算了还越打越强,游戏里都没有这样的挂逼啊。”

    接下来是一连串疯狂的吐槽。

    “布鲁斯开飞机的技术不错。”

    “这个能力是不是和超人一样,不过这股热射线也太粗了吧?”

    “这东西就是个巨型炮仗。”

    “原来是真的,超人晒晒太阳就能活,我还以为是前辈们骗我。”

    “女侠和超人都能打能抗,心疼划水的蝙蝠侠。”

    “哈哈哈哈哈他站在边上看。”

    “心酸的背影。”

    芙蕾雅已经心疼不过来那么多放飞自我的小家伙们,打定主意明天要晚点起床,不去训练室看尸横遍地的惨状。

    “这不科学,那么细的热射线和那么粗的怎么可能挡住。”

    “所以就是在比谁眼睛大咯?”

    “好辛苦,超人边战斗还要边救姑娘。”

    “蝙蝠侠这是在溜怪?”

    “为什么女侠不去拿氪石矛?”

    “为什么蝙蝠侠不去?”

    “卧槽,手上长骨刺了。”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这种时候会有感情戏和吻别。”

    “女侠用套索捆住了,套索使得真好。”

    “蝙蝠侠这是打出了一记助攻吗?”

    “为什么不是女侠拿着长矛冲上去,这一点都不科学啊!”

    “可能女侠不拿套索捆住怪蝙蝠侠就没法射中,没用氪石子弹射中就不破防,另外要是不捆住挣扎起来超人也戳不到胸吧......”

    “卧槽好疼!”

    “好疼!”

    “穿胸啊,好疼!”

    “超人这是死不瞑目......”

    “为什么被你说得那么渗人......”

    “等等,女侠刚刚是公主抱了超人?我没看错?是公主抱了吧?”

    现场只有没几个英雄仍能坐在原地了,克拉克瞪大眼睛不敢相信地看自己就这么领便当了。年轻一点的英雄吐槽吐得停不下来,连嘴炮王钢铁侠都不知道自己如此后继有人,不过这会儿他顾不上高兴,只抓住一切机会挤兑。

    “你看看,我们搞个内战只残了一个,你们搞个内战是要死人的节奏。”

    布鲁斯真的每天都想掐死自己的发小。

    “等等,和卢瑟联系的这个是谁?”巴里问道。

    芙蕾雅仔细看了看。“好像是荒原狼,我在达坦星看到过他的图像,没错,就是他。”

    “他泡在什么东西里面,好恶心。”旺达皱起眉头。

    没人能回答这个问题。

    “原来卢瑟的头发是被剃没的啊。”冰人恍然大悟地说。

    “不,他一直就没头发。”克拉克说。

    “超人的房间里有星球挂件,你们这些外星人都喜欢星星小件吗。”托尼问,“龙女的星图还在训练室呢。”

    “让你吃惊了。”芙蕾雅说,“我们这些外星人就喜欢星星。”

    奇异恩典的音乐响起。

    “两边葬礼强烈对比。”娜塔莎客观地说,“隐喻意味很浓。”

    “卢瑟是疯了吗?叮叮叮的,疯了吧。”看到最后的巴顿感叹。

    “棺材上的土!”快银眼尖地指出,“土飘起来了!你们放他出来啊!让他晒太阳啊!”

    史蒂夫一口饮料差点喷了出来。

    “总体还不错,”每天坚持写影评的小记者已经坚强了起来,不需要抱抱,“画面尤其美,不过节奏有点小问题,导演剪辑版把阴谋说清楚了,最大的问题是‘玛莎’还没有丰富清晰到让人弄明白其中的含义。光这么看会觉得有点傻乎乎的。”

    “你一直都傻乎乎的。”芙蕾雅喜爱地说,“所以我们得看着你点,别让你沦落到需要晒几十天太阳的地步。”

    大宝宝克拉克默默把影评本放回兜里,乖乖坐好。

    “我只有一个问题,为什么我没有出场?”哈尔痛不欲生地说,“没有绿灯侠,没有火星猎人,天呐,没有龙女和绿箭侠,正义联盟竟然只有六个人!六个人!”

    “我相信我手上有一部绿灯侠电影。”钢骨从数据库里翻找了起来,“你和死侍的演员是同一个。”

    “wtf!”哈尔尖叫。

    死侍正在用非常恼人的声音喝可乐,听到这话他龇了龇牙。“瑞安·雷诺兹是个很性感的男演员。”

    绿灯侠把他从上到下打量了一遍,强忍住去掀头套的想法。

    “绿灯军团,英勇无畏。”巴里捏着他的肩膀,“挺住,天才。”hf();